首  頁    信息橋    關于我們    專業團隊    服務導航    金融快訊    熱點關注    理論專研    案例探析    聯系我們

分享按鈕
信息橋
聯系我們

  ·0371-60266177
  ·0371-65363505
  ·www.dpffme.live
  ·中國鄭州金水區經三北路32號
    財富廣場3號樓19層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案例探析 >> 案例探析 >> 中國租賃有限公司與中國建筑銀行齊齊哈爾市分行等融資租賃合同糾紛上訴案

中國租賃有限公司與中國建筑銀行齊齊哈爾市分行等融資租賃合同糾紛上訴案

日期:2012年12月19日 14:46


   上訴人(原審原告):中國租賃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西長安街50號。

  法定代表人:石德惠,該公司總經理。

  委托代理人:郭向東,黑龍江省龍鐵資產經營股份有限公司副經理。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中國建設銀行齊齊哈爾市分行。住所地: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龍沙區新生路48號。

  負責人:黃承志,該分行行長。

  委托代理人:王曉光,該分行法律顧問。

  委托代理人:段東輝,中國建設銀行法律部干部。

  原審被告:齊齊哈爾人造毛皮廠。住所地: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富聯街8號。

  法定代表人:邱宏圖,該廠廠長。

  上訴人中國租賃有限公司因與被上訴人中國建設銀行齊齊哈爾市分行、原審被告齊齊哈爾人造毛皮廠融資租賃合同糾紛一案,不服黑龍江省高級人民法院(1999)黑經初字第27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依法組成由審判員王王允擔任審判長,代理審判員陳百靈、陳紀忠參加評議的合議庭進行了審理,書記員任雪峰(代)擔任記錄。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經審理查明:1985年12月30日,中國租賃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租賃公司)與齊齊哈爾人造毛皮廠(以下簡稱毛皮廠)簽訂一份融資租賃合同,約定由租賃公司購進入人造毛皮制造設備出租給毛皮廠,租期為65個月,租金總額為6114706馬克,毛皮廠分十次給付租金。該合同所涉及的項目已經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計劃委員會批準。租賃合同簽訂后,租賃公司履行了合同約定的義務,但毛皮廠未能依約償付租金,至1992年11月26日尚欠租賃公司租金2700萬元人民幣。

  1992年11月26日,租賃公司與中國人民銀行齊齊哈爾市分行(以下簡稱齊市人行)、毛皮廠簽訂一份協議,其主要內容為:一、對毛皮廠欠租賃公司2700萬元人民幣的租金,利用人民銀行總行注入清欠資金和規模償還,毛皮廠在收到資金后一周之內先匯入租賃公司1000萬元人民幣,至1993年3月底以前再償還350萬元人民幣;二、租賃公司同意將應收的其余租金總額1350萬元人民幣以貸款方式貸給中國建設銀行齊齊哈爾市分行(以下簡稱齊市建行),與齊市建行簽訂貸款協議,齊市建行分四年償還;三、四年期貸款利率為月息8.15‰,具體還款金額和日期由齊市建行與租賃公司另行簽訂貸款合同。該協議注明:齊市人行同時代表齊市建行。但租賃公司與齊市建行并未簽訂貸款協議。

  1992年12月25日,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人民政府(以下簡稱市政府)召開有齊市人行、齊市建行、毛皮廠參加的秘書長協調會議,并就歸還租賃公司租金問題形成會議紀要,其主要內容為:一、由齊市建行接收為解決歸還租賃公司租金的3700萬元專項貸款,貸出1000萬元給毛皮廠,用于歸還租賃公司的租金;二、從1993年開始,每年初由齊市建行給毛皮廠貸款350萬元還租賃公司,年底毛皮廠要歸還齊市建行350萬元,少還部分由市政府補齊;三、市政府同意從1993年開始用企業折舊實現利潤還貸,力爭用免稅還貸,如按現時政策免不了稅,每年上交財政的稅金扣除上交省稅金的余下部分退給毛皮廠還貸,如不足,加大折舊,增加還貸能力。同年12月18日,齊市人行劃給齊市建行3700萬元人民幣的清欠規模,并向齊市建行發放了為期3個月的季節性貸款3700萬元人民幣(1994年后根據有關規定齊市人行取消了對齊市建行的季節性貸款)。齊市建行于1992年12月28日、1993年2月2日、4月1日分別向毛皮廠發放貸款共計1850萬元人民幣,毛皮廠分兩次向租賃公司償付了1350萬元人民幣。

  1993年6月24日,根據市政府秘書長協調會議紀要精神,租憑公司與齊市人行、齊市建行、毛皮廠簽訂了另一份協議書(以下簡稱四方協議),約定:一、截止到1992年12月30日,毛皮廠欠租賃公司的租金總額(包括本金和延息)折合人民幣2700萬元,此款利用人民銀行總行注入的清欠資金和規模償還,使用期限為五年,具體還款方式及辦法,由租賃公司、齊市人行和毛皮廠于1992年11月26日簽訂了協議;二1992年12月30日,毛皮廠已償還人民幣1000萬元,租賃公司同意將應收的租金余額1700萬元,通過齊市人行以貸款方式貸給齊市建行,由齊市建行保證分五年向租賃公司償還本金和利息;三、該貸款從1993年1月1日起息,利息由毛皮廠承擔,由齊市建行具體執行,按時向租賃公司還本付息,如五年期間,毛皮廠無力支付,按照1992年12月25日會議紀要的規定執行;四、還款的利息由月利率8.15‰調整為9.6‰,本金若逾期未還則從逾期日起按原定利率加30%計息,如未按期支付利息,應按延期金額及天數加付每天萬分之三的滯納金;五、如借款方不按期償還,貸款方有權限期追回貸款,如企業經營不善發生虧損或虛盈實虧,危及貸款安全時,貸款方有權提前收回貸款;六、因協議書規定允許變更或解除協議書的情況發生之外,任何一方不得擅自變更或解除協議書。在協議書執行過程中,1994年6月21日,人民銀行總行按照銀行法的要求調整了業務范圍,取消了各專業銀行定期和季節性的再貸款,并將齊市建行的清欠注入資金全部予以回收。齊市建行以上述原因以及毛皮廠已經完全不具備再貸款條件為由,對上述協議書未予履行。

  1999年1月,租賃公司委托黑龍江省龍鐵資產經營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龍鐵公司)與齊市建行就毛皮廠欠租賃公司融資租賃設備款一事,簽署諒解備忘錄,其主要內容為:齊市建行是作為毛皮廠融資租賃設備款實施保證人而承擔連帶責任的,這是由政府協調而產生的歷史遺留問題并非本身能力所及;為降低各方損失,龍鐵公司愿做中間人積極做好租賃公司的工作,免掉此項債務所能免掉的本息;齊市建行的態度是積極務實的,已將解決辦法呈報省分行,現已在探討實施過程中。但該諒解備忘錄簽署后仍未能解決本案的欠款問題。1999年3月3日,租賃公司向原審法院提起訴訟,請求判令毛皮廠和齊市建行返還租金本金1350萬元人民幣及相應利息。

  另查明:毛皮廠由于經營虧損,經市政府批準已于1995年9月1日關停。關停期間,毛皮廠仍通過了齊齊哈爾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進行的歷年企業年檢。

  黑龍江高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租賃公司與毛皮廠簽訂的融資租賃合同系雙方當事人真實意思表示,不違反有關法律規定,且所涉及的項目已經有關部門批準,應認定合法有效。毛皮廠未能全部給付租金屬違約行為,應承擔違約責任。市政府秘書長協調會議紀要規定,從1993年開始毛皮廠通過向齊市建行貸款用以償還租賃公司租金;1993年6月24日租賃公司與齊市人行、齊市建行、毛皮廠簽訂的第二份協議雖約定“由齊市建行保證分5年向租賃公司償還本金和利息”,但并未約定免除毛皮廠的償還義務;因此,毛皮廠提出所欠租金應由齊市建行償還而與已無關的理由不能成立。1993年6月24日租賃公司與齊市人行、齊市建行、毛皮廠簽訂的第二份協議,系對毛皮廠償還所欠租金的方式及期限的約定,屬于繼續履行融資租賃合同所采取的一種措施,該協議約定最后還款期限為1997年12月31日,根據融資租賃合同糾紛的訴訟時效期間為二年的規定,本案并未超過訴訟時效期間,毛皮廠所提租賃公司起訴已過訴訟時效的理由無法律依據,不予采納。租賃公司與齊市 人行、齊市建行、毛皮廠于1993年6月24日簽訂的第二份協議中關于租金逾期給付利息計算的約定,違反了中國人民銀行的有關規定,超出部分無效,不予保護。租賃公司與齊市人行、齊市建行、毛皮廠于1993年6月24日簽訂的協議中雖約定齊市建行保證分五年償還租賃公司租金,但實際履行是齊市建行接受齊市人行清欠規模和資金,向毛皮廠發放貸款,由毛皮廠向租賃公司償還租金。且齊市建行向毛皮廠發放貸款是附有條件的,由于市政府未履約,毛皮廠不具備貸款條件,造成齊市建行不能向毛皮廠發放貸款。因此,不能將齊市建行視為保證人。租賃公司要求齊市建行對毛皮廠的債務承擔連帶責任的請求不予支持。該院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融資租賃合同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十六條之規定,判決:一、毛皮廠在判決生效后十日內給付租賃公司租金1350萬元并支付相應利息(按中國人民銀行規定的同期貸款利率和逾期貸款利率計算);二、駁回租賃公司對齊市建行的訴訟請求。案件受理費77510元由毛皮廠負擔。

  租賃公司不服原審判決,向本院上訴稱:上訴人于1985年與毛皮廠簽訂了一份融資租賃合同,毛皮廠到期未能按約定給付租金,至1999年12月尚欠租金1350萬元,上訴人與被上訴人于1992年11月26日、1993年6月24日分別簽訂了還款協議,約定由齊市建行利用齊市人行注入的清欠資金和規模分5年償還租金和利息,齊市建行只履行了部分償還義務。齊市建行系本案的保證人,故應對毛皮廠尚欠的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原審判決只確認了毛皮廠的償還責任,而把齊市建行的擔保責任免除,不承擔連帶清償責任,即既違背了事實,也違背了法律的規定。請求判令齊市建行因擔保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齊市建行答辯稱:一、我行不是該融資租賃糾紛中的擔保人,不應承擔連帶清償責任。本案的事實是我行利用齊市人行給我行注入的清欠規模和資金,向毛皮廠發放貸款,毛皮廠用貸款償還租賃公司的債務;二、我行向毛皮廠發放貸款是附有條件的,即人行要向我行注入清欠資金和規模;市政府要保證每年末還清我行年初給毛皮廠發入的350萬元貸款;毛皮廠必須具備貸款條件。但實際履行中,人行給我行注入的是季節性貸款并于1994年6月21日收回;市政府也未按協議約定將1993年年初發放的350萬元貸款補齊;毛皮廠之關停不具備貸款條件。因此,我行無法繼續履行有關協議。原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得當,請求維持原審判決。

  毛皮廠未作書面答辯。

  本院認為:本案為融資租賃合同糾紛,租賃公司與毛皮廠之間簽訂的融資租賃合同,除毛皮廠尚欠租賃公司部分租金外,其余已經實際履行,該合同的訂立符合雙方當事人的真實意愿,亦不違反我國有關法律法規的規定,應認定有效。齊市建行并非租賃公司與毛皮廠之間簽訂的融資租賃合同的當事人,其是在處理毛皮廠債務的過程中加入的。由于毛皮廠未能按時向租賃公司償付租金,市政府遂對毛皮廠就因租賃合同而產生的債務如何償還進行了協調。在此期間,租賃公司與齊市人行、齊市建行、毛皮廠簽訂了兩份協議書,對毛皮廠如何償還所欠租金以及四家單位如何操作作出了約定。按照四方協議的約定,毛皮廠租金余額的償還方式,應是通過齊市人行以貸款方式貸給齊市建行,再由齊市建行保證分五年向租賃公司償還本金和利息,而貸款利息則由毛皮廠自行承擔,齊市建行則保留了提前收回貸款的權利。從兩份協議的內容可以看出,毛皮廠并沒有被免除債務。齊市建行向毛皮廠發放的貸款資金來源于人民銀行總行注入的清欠資金規模,齊市建行只是作為人民銀行總行清欠工作的具體執行單位而出現的。在此,齊市建行向租賃公司承諾了其要承擔向租賃公司償還毛皮廠未能償還的租金余額的義務。人民銀行總行雖然注入了相應的清欠資金和規模,但后來由于政策調整而提前收回了清欠資金和規模,從而造成上述兩份協議未得到全面履行。在人民銀行總行提前收回清欠資金和規模后,齊市建行并未因此對上述兩份協議的履行問題與相關當事人進行協商。相反,齊市建行在1999年1月與受租賃公司委托的龍鐵公司簽署了諒解備忘錄,承諾“齊市建行是作為毛皮廠融資租賃設備款實施保證人而承擔連帶清償責任”。因此,齊市建行雖不是本案融資租賃合同的當事人,擔根據其對租賃公司作出的承諾,其對毛皮廠融資租賃設備款的歸還負有實施保證責任。在清欠資金和規模收回前,齊市建行曾根據四方協議的約定向毛皮廠發放貸款共計1850萬元人民幣用于償付租金,而毛皮廠僅向租賃公司償付了1350萬元人民幣,尚有500萬元人民幣未用于償付租金,故齊市建行應在500萬元人民幣的范圍內對毛皮廠和租賃債務承擔連帶賠償責任。原審判決認定事實部分不清,責任劃人不當,應予糾正。本案經本院審判委員會討論決定,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款第(一)、(三)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維持黑龍江省高級人民法院(1999)黑經初字第27號民事判決主文第一項;

  二、撤銷黑龍江省高級人民法院(1999)黑經初字第27號民事判決主文第二項;

  三、齊市建行應在500萬元人民幣范圍內對毛皮廠的租賃債務向租賃公司承擔連帶責任。

  一審案件受理費按原審判決承擔;二審案件受理費77510元人民幣,由租賃公司和齊市建行各承擔38755元人民幣。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所屬類別: 案例探析

該資訊的關鍵詞為:

赤壁之战免费试玩